动力煤价“暴跌说”冲击波调查

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

昨日,一则“持续高库存或致疏港、环渤海动力煤价可能进入暴跌阶段”的消息引得煤炭股全线大跌,板块均跌幅高达3.47%,在两市垫底。《金证券》记者紧急联系各方人士,大家虽对煤价的走势难抱乐观,“但暴跌的可能性也比较小。”

港口新规板块风声鹤唳

煤价已经一跌不回头。

海运煤炭网6月20日发布周报显示,13日至20日环渤海地区港口发热量5500大卡市场动力煤综合平均价格报收729元/吨,比前一报告周期下降了23元/吨。该指数已经连续第七周下降,不到两个月内累计下降58元/吨。

据了解,环渤海地区5500大卡市场动力煤729元/吨的综合平均价格,已经接近了2010年10月份“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”发布初期725元/吨的最低水平,比去年同期下降超过100元/吨;最新一周的跌幅也创下历史最大单周跌幅的纪录。

此外,据媒体报道,为缓解港口煤炭场存压力,防止电煤在高温下引发安全隐患,河北省将在主要港口建立滞港煤种预警机制,设定堆存煤炭周转天数指标,及时将堆存期过长的煤种向铁路部门及发货单位进行通报,敦促其装船疏港。

就秦皇岛港来看,其堆场设计堆存能力为1018万吨,截至6月20日,其港口存煤合计935.2万吨,已经逼近上线。

据此,业内人士判断,“疏港政策将进一步促使煤炭降价,动力煤价格后续可能出现一轮暴跌。”

受此影响,昨日煤炭板块早盘重挫、集体飘绿,尾盘时均跌幅高达3.47%,山煤国际、盘江股份、永泰能源跌幅逾6%。

有价无市“低价牌”难奏效

“事实上,部分港口早就有煤炭库存周期的规定,而且夏季是传统的旺季,周期还会适当延长些。只是以前煤比较好销,不会在港口逗留这么长时间。”南京煤炭商会秘书长叶青向《金证券》记者透露。

他介绍,“煤炭库存主要在三个地方,矿场、港口等社会库存、厂家库存。2008年10月金融危机时,秦皇岛等港口的库存同样高企,但由于年底刺激政策出来,库存得到迅速消化。现在行业的日子比那时更难过,是因为内需相当疲弱。”煤炭主要供给电力、冶金、化工、建材等行业,6月初全国重点发电企业的电煤库存,平均可用27天,已经大大超过7-14天的合理库存水平。

“我们接触的许多中下游企业,经营也很艰难。一家陶瓷公司,已经好几个月都没有国外订单,自然没有用煤量。即便有,很多企业也会优选价格更低的国外媒”,叶青称,“港口的去库存,必须得益于电厂等企业的去库存,煤价才能止跌企稳。目前,这些行业没有起色,煤价还会低迷。”

但对于“暴跌说”,叶青却难以苟同,“现在煤炭企业利润大幅下滑是不争的事实,但亏损的还是少数,煤企大幅下调煤价的动力不强。况且煤市是有价无市,库存煤炭出港,即便价格大幅下跌,没有人接手,还是枉然。”

北京一研究员同样认为,“国内煤价弱势是进口冲击、内需减弱、水电丰富、传统能源相互替代等多因素导致的,长期来看这些因素同时成立的概率并不高,所以煤价暴跌不可持续。”

7月用电高峰或迎生机

甚至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,煤价反弹一触即发。

一家煤炭上市公司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,“情况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糟糕。”他提醒,近日秦皇岛港煤炭库存已经有所下降。数据显示,6月19日该港库存达到946.2万吨,创下秦皇岛港存煤量的历史新高。

上述人士表示,“煤价不可能再大幅跌,前期库存确实比较高,但目前正处于逐渐消化过程中。而且7月将迎来电力企业的用煤高峰,秦皇岛库存应该会降至正常水平,煤价或许会现转机。”

另一家上市公司证券部人士也称,“按往年的情况,夏季用电高峰前电厂一般都会提前补库存。即使煤价这么低,还是高于长协价格的。但签订长协的,毕竟是少数,而且长协也不能满足大型电厂的所有需求。一旦用电量上来,库存消化加快,企业将结束观望。”

不过,行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“煤价下行趋势依旧存在,除非政策面有利好。”

(本文来源:南京龙虎网-金陵晚报 )